头条书屋

23. 第二十三章:你傻不傻

青云碎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头条书屋toutiaoshuw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宗聿结束婚假以后,就没之前那么清闲,他向宗熠讨了个兵部的闲差,每天都要去兵部点卯。兵部的人不敢真的使唤他这尊大佛,把他当吉祥物一样的供着。

偶尔不那么忙的时候,兵部尚书还会拉着他下下棋。宗聿不会拒绝,棋子厮杀的间隙,他问起兵部养马的事,兵部尚书开始顾左右而言其他,不肯正面回答。

“刘尚书,你是觉得我皇兄这几日的心情太好了吗?”宗聿把棋子丢进棋篓,面色不善。

刘进义落子的动作一顿,江家父子请假期间,朝臣懈怠,宗熠一言不发。等江家父子上朝后,宗熠开始秋后算账,接连几日有大臣被问责。

帝王之怒,犹如雷霆之威,朝臣惊惧,这几日阳奉阴违的小动作明显消停。

刘进义放下棋子,无奈道:“殿下,养马需要钱,需要人,需要选育,更重要的是需要地。马政这一块是归我兵部管,户部也有拨银子,可我最多能问两句。”

刘进义说的是问,而不是过问,一字之差的意义截然不同。他这是在告诉宗聿,他没有插手马政,也插不进去。

宗聿面色微沉,直接问道:“你堂堂尚书管不了,那谁能管?”

刘进义苦笑,这天下姓宗没错,可这朝堂不一定姓宗。马政这一块开销不小,上下操作一下,暴利自然也不会少。

刘进义不想得罪人,含糊道:“殿下也来了几日,有些事听我说不如你用眼睛看,说不定看的更清楚。”

宗聿和刘进义坐在内室,外间的官员还在办事,偶尔有走动的声音。从开着的门看出去,宗聿的斜对面是罗亦,他身边的人三两成群,基本是以他为中心。

兵部也有江家的人手,他们拿不住兵权,但拿的住后方。

宗聿瞬间没了下棋的兴致,棋子一丢,起身整理衣襟,道:“走了。”

阴雨多日的京都难得放晴,江瑾年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晒太阳。白榆替他盖了一件大氅在身上,遮一遮院中的凉风。

宗熠下令让宋治全权负责他的身体,所以宋治差不多隔两天就会来一次。根据江瑾年身体的好转程度,开出不同的药方。

今日又是检查的时间,宋治前脚刚到,宗聿后脚就踏进院子。

江瑾年没有起身,他在躺椅上小憩,这会儿睡着了。

宋治不敢惊扰他,就坐在院子里等一等,被小福子找回来的纪凌也在,他没戴面具,面无表情地坐在宋治对面。

宗聿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场面,一个正襟危坐,一个头都快埋在桌子上,手一直在扣石桌。

白榆站在江瑾年身边,对二人十分无语。若是宗聿再晚一点回来,她说不定会选择把人请出去。

二人起身行礼,宗聿抬手示意免了。他朝着江瑾年走过去,阳光落在江瑾年身上,他面容恬静,光晕在身上镀了一层金边,温暖柔和。

宗聿抬手感受从指间穿过的凉风,俯身弯腰准备把江瑾年抱起来,他的手刚碰到江瑾年的肩,江瑾年睫毛轻颤,缓缓睁开眼。

宗聿逆着光,深邃的眉眼添了两分冷峻。江瑾年微微偏头,人还没有完全清醒,眼神迷离,神情懵懂。

“我吵醒你了吗?”宗聿歉意道。

江瑾年眨了眨眼,撑起身:【我睡的不深。】

说着看向宋治和纪凌,纪凌平日里不见踪影,但只要宋治出现,他一定会现身。

宗聿没再问他宋治和陆之远的情报,而是换他来盯宋治,让小福子接手他在调查的事。

宋治上前为江瑾年诊治,许是来的次数多了,面对宗聿的眼神,宋治没那么紧张。

江瑾年的身体状况反反复复,所以用药方面需要格外仔细。

“王妃这两日恢复的不错,再喝一天温补的药,我们就可以开始治嗓子了。”宋治收起自己的药箱,那张丧气的脸上有了一抹浅笑,没有什么比看见病人在自己手上好转更让他开心。

宗聿神色一喜:“你有几分把握?”

宋治想了一下,道:“一半一半,药只是辅助,王妃还需要克服一下心理上的障碍。”

宋治说这话时,抬头看向江瑾年。

不过江瑾年在看宗聿,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

宗聿的手搭在江瑾年的肩上,虚扶着他,道:“只有一半的几率,我们也要试一试。”

江瑾年不忍让宗聿失望,点了点头。

宋治垂首告退:“下官这就回太医院开药。”

宗聿允了,纪凌送人出门。

“瑾年,你会好起来的。”宗聿很高兴,因为马政的事带来的不快,在江瑾年有痊愈的可能下消散。

江瑾年被他的笑意晃了眼,他从摇椅上起身,走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宗聿也走过来,见他一言不发,不解道:“怎么了?”

江瑾年抬头,道:【殿下,你想听我的声音吗?】

“当然。”宗聿回答的毫不犹豫。

在他眼里,江瑾年俊美,温柔,如果他能说话,他的声音必定清冽悦耳,同样让人着迷。

江瑾年的眼底闪过一抹异色,宗聿的兴奋让他陷入两难的境地。他避开那炙热的眼神,提起茶壶倒水,摩挲着茶杯思索。

【宋太医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如果失败了,殿下会失望吗?】沉默片刻,江瑾年再次问道,看向宗聿的眼神敛了笑意,格外认真,【我哑了多年,病了多年,无论结果如何,对我而言都不会比现在更糟糕。可是殿下,你很在意。】

往日的温情在这一刻被打破,抱着无所谓态度的江瑾年开始较真。他不在意将来结果如何,因为他对自己的病和哑心知肚明。

他在意的是宗聿,因为他的身份而心生怜惜的人,在面对另一个结果时,还能维持初心吗?

宗聿愣住,他察觉到江瑾年藏起来的不安,他似乎在恐惧犹豫着什么。宗聿想到他的身份,他做为一个男人,男扮女装多年,哑也是他的一种保护色。

如果宋治真的治好了他的嗓子,宗聿只想着他能说话,却忘了声音的伪装比外形的伪装更难。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代号鸢/三国)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造就一颗紫薇星[娱乐圈]每天能开仨快递COS夜翼的我穿到了初代罗宾时期同穿异越奸臣号废了,我重开[重生]报错专业,被迫内卷作精大小姐她吃苦耐劳[七零]无人渡我开启求生模式(综英美)病美人网恋后恋综掉马了我靠恋爱系统在古代推广紫砂壶我用无限流治疗社恐最强们的静谧爱恋重生龙族的我基建暴打神明小狐狸被抓成储备粮后天心映月公主没想当团宠[娱乐圈]悄嗅青梅华夏先祖,助我为帝!虫族另类婚姻实录科技玄学,电子跪拜俗套童话被休,但称帝了神明的恋爱脑[快穿]修真界禁止畸形恋爱我真没想和豪门前夫谈恋爱叛朝反贼们对我追悔莫及邪神们的反派新娘[快穿]持剑之人金玉难养网恋跑路后死对头追到恋综了高危双O恋领盒饭后金手指上线了那就扑火 [年下]你们竹马都这样吗?农门医妻:稳做权臣心上娇一树人生我推的孩子从20年前拯救星野爱捧哏陈怀安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