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书屋

1. 第 1 章

千灯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头条书屋toutiaoshuw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沈映是被吵醒的。

隐隐约约似乎有好几个声音在争吵着什么,隔着点距离,听不真切。

只觉得耳畔嗡嗡嗡个没完,连带着脑瓜子也开始嗡嗡作响——

头好疼啊——

难道宿醉的威力这么大吗?

沈映呻/吟了一声,闭着眼伸出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

今天她的酒楼开业,昨天晚上被几个狐朋狗友拉去庆祝,一时高兴就直接喝断片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睡过头。

手伸出去,却摸了个空,直接磕在了硬邦邦的床板上。

沈映脑子还有些迷糊,下意识的摸了摸,不止硬,甚至还有点扎手——

她的床啥时候这么硬了?

被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糙得和砂纸似的,裹在身上都觉得磨得慌。

沈映想要睁开眼,却觉得眼皮像挂着千斤坠儿似的,颤了半天,只能勉力睁开一条小缝,朦朦胧胧透着光晕,却又看不清楚。

头也愈发得疼了起来,无数莫名其妙的画面和放电影似的一直在她脑海中来来回回,好像她被一群穿着古代衣服的人指着鼻子大骂,然后一气之下就撞了墙。

像是做梦,又像是真真切切发生过一样,连那种激愤之下的情绪冲击都历历在目。

沈映暗骂了一句,该不是昨儿喝了假酒吧?

那她的酒楼可咋整啊——

还没想明白呢,耳畔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女孩声音,“你……你醒啦,我去叫娘进来。”

声音细声细气的,带着几分胆怯,又有几分喜悦。

接着是吧嗒吧嗒的脚步声,沈映动了动唇,想叫住她先给自己打个急救电话。

还没出声却忽然反应过来,她明明是一个人住的啊——哪来的小女孩?

这下沈映彻底清醒了,她猛然睁开双眼。

还没来得及看清周遭事物,就听门嘎吱一声,走进来一个身量瘦小的女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女孩,躲在女人身后,只露着一个头发蓬乱的小脑袋打量着她。

沈映眨巴了一下眼睛,还没搞明白这两个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就看那个女人嘴角往下一撇,两行眼泪就淌了下来,“映姐儿啊,你可算是醒了……”

“呜呜呜……吓死娘了,你说说你,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说的,非要撞墙么?”

女人眼泪哗哗地流,嘴里絮絮叨叨个没完。

沈映却更懵逼了——假酒的威力这么大么?还是她压根还在做梦呢?

女人兀自唠叨了一会,又一拍脑门,“瞧娘这脑子,映姐儿,你饿不饿?娘给你端点吃食去。”

说话间就又出了门,那小女孩也跟了出去。

门又被带上。

沈映忍着脑门上突突跳着的疼,打量了一下周围。

映入眼帘的是一堵灰扑扑的黄土夯成的墙,墙角还粘着满是灰尘的蛛网。身下是硬邦邦的木板床,只垫着一床秸秆,上头铺着一层旧粗麻布,身上盖着的衾被也是一样的粗麻布。

怪不得她觉得扎得慌——

整个房间除了木板床,就剩床尾一个连腿都断了半根,用石头垫着才勉强站住的衣柜还能称得上是家具。

这哪儿是她家!

沈映颤着手,往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疼得自己打了个激灵。

看来也不是做梦。

此情此景,再加上还在她脑海里翻腾的陌生记忆——

沈映深深吸了口气,真相只有一个——

她穿了!!!

沈映忍着头疼,捋了捋脑子里的那些记忆,简直要吐血!

这还不如喝假酒中毒啊!!!

正如那无数穿越网文里的固定套路一样,她穿到了一个叫大翊朝的平行时空,而这个被她占了壳子的倒霉蛋和她同名同姓,也叫沈映。

不过同名不同命,比起二十一世纪事业正顺风顺水的她,这个大翊朝的沈映日子可要糟心多了。刚被家里人逼着撞了墙,沈映摸了摸她的脑门,果然缠着纱布。

疼得很。

沈映摸着脑门,又看了眼那堵黄土墙,叹了口气,打消了再撞一次墙看看自己能不能穿回去的冲动。

疼还能忍,万一直接撞死了还没穿回去,那她岂不成了大冤种。

正叹着气,门又被推开,进来的还是刚才那个瘦小的女人,也是原身的母亲,陈氏。

“映姐儿,快,”陈氏手里端着个粗陶碗,还冒着热气,“快把这红糖水喝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异世界马甲扮演指南还好我死得够快嫁给魔主后,她的白月光回来了[崩铁]药王正统在欢愉周老师的北京爱情故事公主新婚快乐(重生)我靠种茶带领全村致富养五条咪后有了最强老公死对头世子对我真香了谷绪末世的幸福生活六零吃瓜小寡妇今天今天星闪闪米花的猫咖也危险!今天也在柯学世界当剧本组夫君这不妥吧?土著知青不受摆布了系统转职再就业小可怜被迫嫁给大坏蛋后穿越成路人被反派团宠了她与未亡人成败之名 [赛车]解佩令菲谢尔的伟大航路救命!被巨星前夫强宠顶不住请怜惜我这朵娇花(女尊)经商后养个女儿考状元他悔了病弱皇兄又在耍心机双腿残废,亦能成帝我慕娇娇读心后紧抱穿书者大腿偏航我和死对头结婚了室友的猎物盯上我原来我才是大佬蔷薇越轨死对头失忆后喊我老婆[娱乐圈]社区食堂经营指南我们是宗门最好的一届